二創相關。
原創請走→http://qscwdvef.lofter.com/

最近:彈丸(狛苗、all苗)、戰勇(克萊德依)、全職(喻葉)、鑽A(御澤)
不定期刷刷


歡迎留言交流w

[王最] 未接來電 / 吻

*彈丸V3,王最

*隨手摸魚兩題60分,雖然我又寫超過時間了(痛

*有香菸相關情節,不喜誤入

*人物屬於V3,OOC屬於我



對最原終一來說,未接來電就像是手機裡的紅點通知,不回撥確認就同那些通知一樣令人如坐針氈。

近年來他的私家偵探範圍越做越大,從普通日常的尋物尋人到抓姦犯科多少都會有所接觸。而部分案件是具有時效性的,時間越久就越難處理結案,為了避免任何事情產生最壞的情形,養成了最原終一若非必要,手機必定不離身的習慣。

儘管最原終一對手機高度防備到會產生震動錯覺的地步,還是防不住一個叫做王馬小吉的意外。自從被發現這個怪僻後,最原終一再也沒成功接到王馬小吉的電話過。

不管做...

[最王最] 布拉格的願望

*最王最無差

*OOC

*練筆復健


00.



步入寒冬後的第一場初雪悄悄落下,在陣陣鼾聲中將世界佈滿純白的色彩。

最原終一起床就發現曝露棉被外的肌膚異常冰冷,緩緩吐出的氣息因溫差變成一團霧白色可見的空氣。腳底碰到冰涼的地板忍不住又縮回來,勾勾腳將有些距離的拖鞋移至床邊穿好後才緩慢地起身。

踏出家門就看見一身白衣與黑白格子圍巾的王馬小吉對他打招呼。

「哎呀,懶惰的偵探是成不了大事的!午夜至清晨可是犯案的最佳時機呢!」

「王馬君又想做什麼了⋯⋯」最原終一嘆口氣,將對方凍到發紅的手牽進自己放有暖暖包的口袋。

「最原醬體貼到我都要哭了,動作這麼熟練,一定跟赤松醬做過很多次了...

[V3] 觸發警告 01

*套用命運石之門的世界線會有收束的設定,其餘細節為了劇情有大變動

*會有V3劇透

*本章節含有一點最天最

*人物屬於V3,OOC屬於我 


前文:00


-


01.

  最原終一抬起手錶發現時間以逼近九點鍾,雖然還沒吃早餐,也趕緊換下睡衣刷牙匆匆出門了。路上街景沒有異常,萬里無雲的藍天正是好天氣。最原終一抬頭看向天空時,閃過了一個巨大欄杆狀似鳥籠的景象。短暫的如海市蜃樓虛幻,卻足以烙印在視網膜上。

  他眨眨眼睛,臉上表情絲毫未變的像什麼沒有發生。

  值得信賴的前輩,曾告誡自己不能將所有情緒擺在臉上。『工作的時候是不能帶入私人情感的,不然總有一天會給最原跟...

[V3] 觸發警告 00

*套用命運石之門的世界線會有收束的設定,其餘細節為了劇情有大變動

*會有V3劇透

*人物屬於V3,OOC屬於我


-


 在毫無鬧鐘鈴聲響起的情況下突然間從夢中醒來。夢裡好像有誰正在做惡劣的玩笑,但已清醒的此刻卻模糊的失真。房內昏暗的光線下,最先入眼的是挑高設計的天花板,微動手指卻觸摸到高級柔暖的被子。

  最原終一困惑的眨眨眼睛,試圖理清現在的情況。

  沿著寬大厚重窗簾透出的微光中,勉強能看出是英倫風格的房間,還有填滿整面牆的書櫃,卻仍舊有毫無章法的紙張與書本散落一地,堆放到旁邊的書桌與地板。

  推開被子起身點亮床邊的燈,赤腳踩著的地毯很舒適。乍現的強光讓他不適地瞇...

[御澤] 櫻花樹下

*鑽A(2016/07/20)

*未完,坑

*有私設


00

  御幸一也從來不相信所謂的命中注定。

  然而偉大的莫非定律便是你越不相信的,越可能成真。命運便將始終嗤之以鼻的御幸一也開了一個大玩笑──

  高一那年,他可恥的對一個國中生一見鍾情了。


  那日,微風緩緩吹來,輕柔帶動了樹葉們發出沙沙聲響。御幸一也走在無人的樹蔭之下,聽著風聲在他身邊隨意起舞嘻鬧,額前的碎髮也因此被撩起,些許減少了流汗而引起的不適感。


  「啊、這裡還看的到櫻花!」不遠處青澀的少年看著尚未完全凋零的櫻花樹大驚小怪,抬頭比手畫腳的跟著身邊同伴傳達他此刻的喜悅。


  充滿活力的聲音大到...

[狛苗] 向陽花

*CP為狛枝凪斗x苗木誠

*心情不好來發刀,慎入。

*私設絕望病為一種病毒感染,基本分成重度患者(末期)、普通患者(中期)、輕度患者(初期)。初期者可自行痊癒,末期者康復機率低。

*時間點為未來篇後五年,狛枝凪斗留在未來機關陪苗木誠。

*OOC,劇情混亂流,正劇風


全文7000左右,請慢用。

↓ ↓ ↓



  這並非一場謀殺案。 



00.


七一直以來都是狛枝凪斗的幸運數字。

今日迎來狛枝凪斗與苗木誠在一起後的第七個年頭。  

刻意關燈的空間佈滿點燃的蠟燭,星星之火在無風的地方依然故我的搖擺...

[狛苗] 未完待續

*CP 狛苗 (HE)

*幸運組五周目的題目,謝謝提供的  @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 

*找手感練練筆,依舊拒絕承認又超過60分...OTZ│││

*狛枝凪斗中心 (那個人→苗木誠)

  一開始只是在意而已。

  然後某天起他的目光就無法自拔地始終追逐在那個人身上。

  只要他想,所經之處並定開滿繁花美景。這是他的才能,與那個人相似又迥異的才能。只要那個人願意,興許是他走過遙遠以後才有種子恰巧落下。

  使用力量的代價從來不是由他來支付。

  他說不清這樣究竟是好還是壞?他擁有心想事成的能力,卻幾乎只能給身邊的人帶來不幸。

  有...

[狛苗] 久別重逢

*CP是 狛>>>苗

  無關的後記大概是狛>>苗<<日 (超不重要)

*寫了幸運組三周目的題目,謝謝提供的題目  @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  

*謝謝官方昨天的希望篇發糖,謝謝大家TTTTTTT

*希望篇狛枝說「我回來了」之後的延伸幻想 ↓


  狛枝凪斗就如同希望峰學員的其他人一般,他也無比的相信自己的才能。早在踏上土地之時,他就止不住自己溢滿歡欣的心情。

  就快要見面了。那個看似平凡卻比任何人都更適合希望這個詞的人。就要見到那個人了,好期待呀...

[克莱德伊] 永生

哇,好久沒來這了。

比較忙後也比較少寫文了,難得有空來發個小段子鋤草(

感謝所有點過喜歡文章的人,謝謝你們的喜歡


*克萊德伊
*所有設定都是虛構
*臨時起意的小段子,沒有前面/後續
*只是想寫BE(乾

  維持著不自然的姿勢許久,戰鬥結束後倒下時,本來就歪斜脊椎斷得相當乾脆,發出了響亮的聲音。

  「笨蛋。」克萊爾低聲的罵了,手卻無法控制地緊握著另一個人的手。

  德伊菲爾嘴角試圖勾起一個微笑,卻牽扯到傷口而扭曲了起來。他伸出另一隻手撥開黏滿血液而阻礙到視線的瀏海,再微微撐起上半身好倚靠在克萊爾身上。

  「......呵.....」逐漸混亂的呼吸聲中,德伊菲爾短促的笑了一下。應該萬分傷感的時...

[影日] 王子與雛鳥

*阿樂原諒我,我來還債了【
*寫了心目中的影日,可能有點表達不清楚,但只是想表達成長與幫助其實是互相的。

*看不懂依然是我的問題請放心(。)


  高傲的王子與烏鴉的雛鳥並肩而行,步步向前邁進。迎面而來耀眼的光,在兩人背後落下黝黑的陰影,投影著各自過去。

  ──雙手托起的決勝球,卻出現了失誤。沒有人接起球。拒絕的意味如此明顯,在眾人的背影詳述著過多的憤怒。那裡誰都沒有啊。

  ──憧憬小巨人的存在,並已此為目標始終努力不懈。偏執到拼命找人來練習排球。卻初次比賽時就慘遭打敗。


  路很漫長,道很狹小。

  儘管身形都不高大,仍容不下兩人的空間。興致勃勃的幼鳥,看著遠方的光點就要...

1 2 3
© 沁梁流香 | Powered by LOFTER